首页|新闻|图片|社会|兰州|娱乐|时尚|财经|军事|体育|创业吧|职场人生|健康|视觉聚焦|房产|游戏|汽车|文化艺苑
查看图片列表 《办公室的故事》导演梁赞诺夫病逝 康庭瑜

  据俄新社等外媒报道,电影大师埃利达尔·梁赞诺夫于当地时间11月30日凌晨在莫斯科一家医院逝世,享年88岁。一位梁赞诺夫家人的好友透露,梁赞诺夫死亡原因或为“心力衰竭”。

  他执导的《办公室的故事》曾在中国风靡一时,获得影迷追捧。受访时不少业内人士称梁赞诺夫是“我们时代的契诃夫”,编剧史航表示:“契诃夫最大特点就是善意的温柔的讽刺,既讽刺别人,也嘲弄自己,不是冷嘲热讽,而是温存地提醒。”

  88岁病逝于莫斯科

  电影大师埃利达尔·梁赞诺夫11月30日凌晨病逝于莫斯科一家医院,他因急性缺血性中风、心肺衰竭而逝世,享年88岁。外媒报道,梁赞诺夫家人 透露,此前梁赞诺夫健康状况并不好,今年以来曾多次前往医院接受治疗。最近两年,梁赞诺夫的健康状况经常成为粉丝们关心的话题。2014年底,刚刚度过 87岁生日的梁赞诺夫曾因中风住院治疗。今年秋天,他又因肺水肿和心脏病再度入院。

  曾被问及“您认为您一生中最大的成就是什么?”梁赞诺夫回答:“保持本色,别的少管。”2002年11月18日,他在莫斯科的俄罗斯国家音乐厅举办了75岁生日的盛大庆祝晚会,梁赞诺夫乐观地说:“你们别笑,我75岁了,还活着呢!”

  “悲喜三部曲”等引发轰动

  埃利达尔·梁赞诺夫1927年11月18日出生于前苏联,3岁起就酷爱读书,对冒险故事如痴如狂。他报考苏联国立电影学院,被录取时才16 岁,1950年梁赞诺夫毕业。他一生共拍摄了约30部电影,在俄罗斯他被戏称为“每一只狗都认识的人”。1956年梁赞诺夫创造了首部音乐讽刺喜剧《狂欢 之夜》,此后他陆续导演了一系列喜剧片,奠定了其“喜剧教父”的地位。

  上世纪60年代中期以后,梁赞诺夫的喜剧影片受到国际电影界的重视,其代表作品有《命运的捉弄》《办公室的故事》《车库》《意大利人在俄罗斯的 奇遇》和《两个人的车站》等。他电影生涯后期的喜剧又含有悲剧成分,较著名的有“悲喜三部曲”即《命运的捉弄》《办公室的故事》及《两个人的车站》。 1985年的《残酷的罗曼史》还获当年全苏联电影节大奖。

  梁赞诺夫也是中国影迷熟悉的导演,影片《办公室的故事》1985年曾在中国上映,造成轰动。《意大利人在俄罗斯的奇遇》《残酷的罗曼史》《命运的捉弄》《两个人的车站》等也都曾在中国上映。

  后期转向文学创作

  80岁之后,梁赞诺夫基本上不再拍片,而把激情转向了文学创作。早在上世纪90年代,俄罗斯就出版过他的诗集《怀念》。

  2013年他的《诗歌和短篇小说合集》出版,其中绝大部分作品是他在位于瓦尔代的乡间别墅中创作的。

  □声音

  学者朱学东

  “梁赞诺夫电影给人心灵抚慰”

  听闻梁赞诺夫逝世的噩耗,不少电影人、影迷在网上哀悼这位名导。著名导演何平转发微博称他的作品“无论在何种环境下,创作始终关注生命的本体”。演员杨树鹏则认为,“梁赞诺夫牛比之处仍在于戴着脚镣舞蹈,在苏维埃语境下讴歌人生,这种浪漫主义情调只有谢晋略窥门径。”

  媒体人、学者朱学东则在微博发文哀叹:“昨天在保利,看大屏幕广告,还在重排《办公室的故事》(话剧)。我永远不会忘记《办公室的故事》《命运 的捉弄》《两个人的车站》《意大利人在莫斯科的奇遇》……我上大学的时候,梁赞诺夫的电影,就像今天的好莱坞大片一样,在我们的时代很流行。当时的我还有 大把时间可以看电影,所以梁赞诺夫的那些经典影片,在我的青年时代给我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。”

  朱学东称第一次看《意大利人在俄罗斯的奇遇》时乐翻天,笑得流泪、肚子疼,“俄国人竟然这样‘黑’意大利人,电影竟然能这样拍!这想象力可不一 般。”他认为,梁赞诺夫的作品中那些看似与我们生活无关的荒诞不经的故事,是夸张的喜剧背后生活的本质,“关于爱,关于悲伤,关于尊严、黑色幽默,那含泪 的笑,那笑中的泪,面对生活中遭遇的各种波折。哪怕在社会的最底层,依然要倔强有力地生活,这背后只有一颗柔软细腻的心才能如此体贴入微……梁赞诺夫的电 影,是苏联社会主义时代的产物,生活在其中,其表达的空间也未必有多大,但梁赞诺夫在主流叙事框架下,依然呈现了对生活本真的挖掘和呈现,让我这样的观 众,不仅得到了感官上的刺激愉悦,更有心灵上的抚慰”。

  编剧史航

  “他就是我们时代的契诃夫”

  编剧史航昨日接受京华时报采访时表示,梁赞诺夫是他非常喜欢的俄罗斯导演,并大赞他是“我们时代所能拥有的契诃夫”,“契诃夫最大特点就是善意 的温柔的讽刺,既讽刺别人,也嘲弄自己,不是冷嘲热讽,而是温存提醒‘你们过得不太幸福,也不太高尚’,他在提醒本国人民,也提醒了中国观众”。

  史航认为,梁赞诺夫作品对于中国观众来说是一代人的慰藉,又给另一代人一种好奇和惊喜,“他让上一代人在中苏关系交恶期间相信苏联男女是诚实的 温柔的,彼此充满善意的;对当时的孩子是童年记忆的一部分,能从其中感觉到有意思的成年人,这样他们长大后更容易热爱生活,相信感情,尊重普通人”。

  谈及电影《办公室的故事》,史航认为这样的电影里头有一些现在的人看着也会脸红的东西,“现在大家一口一个‘剩女’,但影片中对女局长普罗科夫 耶夫娜有着那样的温存态度,敬重她的执着,珍惜她的美,刻画她的善良,祝福她的感情,而我们国产喜剧找不到对弱势男女的温情”。

  影评人图宾根木匠

  “他继承了果戈理、普希金的传统”

  影评人图宾根木匠昨日接受京华时报采访时表示,他对于梁赞诺夫逝世感到非常难过。他认为《两个人的车站》《意大利人在莫斯科的奇遇》《办公室的 故事》《命运的捉弄》《骑兵之歌》《被遗忘的长笛曲》都是梁赞诺夫经典之作。图宾根木匠称梁赞诺夫为“全世界最后一位喜剧大师”,“他这种里程碑式人物是 不会经常出现的。他去世后没有在世的可以匹敌的喜剧大师了。”

  谈及梁赞诺夫喜剧特点,图宾根木匠认为他“继承了从果戈理、普希金一脉相承的传统,他的幽默有浓郁的俄罗斯特点,就是诗意的幽默,又充满深刻的 哲理。他的喜剧经常和爱情紧密联系,而且爱恨交织,笑中带泪,其实他的喜剧最后都是大悲剧,像《被遗忘的长笛曲》就是悲剧的。最后,他的电影还跟前苏联社 会现实紧密交织”。

  《办公室的故事》在中国曾受追捧,图宾根木匠认为这部影片在当时对中国观众来说很新鲜,“它有着知识分子气,讲述中年爱情,像中年版《欢喜冤家》。梁赞诺夫的作品不会低俗,总能传递对爱情的真挚追求。”

  记者 高宇飞

来源:中国新闻网 撰写时间:2015-12-01 11:03:35
热图

排行

编辑

推荐

热点

推荐

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服务人才招聘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Lzmalasong.com. 请发送[email protected] 订阅手机兰州新闻网

可信网站
兰州新闻网中心承办 版权所有:兰州新闻网
有态度的兰州新闻网 苏ICP备11015507号-1